• Subcribe to Our RSS Feed
Browsing "啤酒酵母"

啤酒酵母β-葡聚醣 能誘導生物體產生IFN-γ

28 一月, 2019   //   by guizhi   //   啤酒酵母  //  No Comments

β-葡聚醣富存於自然界中,經過許多的試驗發現β-葡聚醣能誘發生物體產生干擾素IFN-γ,來協調生物體的免疫系統。

啤酒酵母(Saccharomyces cerevisiae)是最常見的β-葡聚醣來源。

但啤酒酵母細胞壁的β-葡聚醣是長鏈的多糖物質,屬於非水溶性。較難以被生物體吸收利用,因此本試驗將探討不同長度片段的β-葡聚醣誘發生物體干擾素的能力。


1. 試驗設計
 (1)物質:
     不溶水性β-葡聚醣:萃取自S. cerevisiae細胞壁
     溶水性19-23 nm; 15-18 nm; 11-14 nm; 8-10 nm; 3-7 nm
 (2)劑量:0.1 mg/天,持續一周
 (3)動物:BALB/c小鼠

2. 試驗結果
 (1)β-葡聚醣在小鼠體內誘發的IFN-γ 表現量

短鏈β-葡聚醣較能誘發干擾素生成

 (2)β-葡聚醣在體外誘發白血球生成的IFN-γ 表現量

IFN-γ的產生受抗原呈遞細胞(APC)分泌的細胞因子所控制,
例如白細胞介素(IL)12和18

3. 結論
干擾素是生物體體內對抗細菌或病毒重要的物質之一。
而β-葡聚醣能誘發干擾素的生成,在未來能利用富含β-葡聚醣的啤酒酵母來開發出有益身體的物品。

啤酒酵母β-葡聚醣提升IFN-γ及NO生成量,對豬流感病毒有抗病毒效果

14 十二月, 2018   //   by ssnutritionwilson   //   啤酒酵母  //  No Comments

  酵母菌是腸道內益生菌的一種,能協助腸道菌叢平衡,提升天然免疫力,眾所皆知[1]。但你知道有一種酵母叫啤酒酵母嗎?除了釀啤酒,啤酒酵母更有抗病毒的效果!
  以下是聖昕整理一篇有關啤酒酵母的抗病毒論文:啤酒酵母β-葡聚醣提升IFN-γ及NO生成量,對豬流感病毒有抗病毒效果。
原文請參考:Antiviral Effect of Saccharomyces cerevisiae b-glucan to Swine Influenza Virus by Increased Production of Interferon-γand Nitric Oxide

  1. 啤酒酵母的細胞壁含有β-葡聚醣。
    酵母菌和真菌的細胞壁含有(1)1,3鍵結的吡喃葡萄糖基殘基 (2)少數1,6鍵結的支鏈組成的β-葡聚糖。[2]

  2. β-葡聚醣是已知的免疫刺激劑且會增強宿主對病毒性疾病的抵抗力。
    →β-葡聚醣會與巨噬細胞的表面受體結合,此時巨噬細胞將攝入的β-葡聚醣視為外來入侵物質,故活化巨噬細胞作用,啟動第一層的免疫系統。
    →刺激IFN-γ及NO生成[3]

  3. 試驗設計:
    試驗對象:40頭五日齡流感陰性仔豬,隨機分成4組,人工餵養無菌替代乳。分組:
    [組1]:培養基營養液   + 三天後攻毒流感病毒。
    [組2]:口服啤酒酵母β-葡聚糖。
    [組3]:口服啤酒酵母β-葡聚糖 + 三天後點鼻攻毒流感病毒。
    [組4]:培養基營養液。 (控制組)

  4. 試驗結果與討論:

    組織病理學分析:
    感染豬流感病毒的豬隻皆出現典型的流感症狀,事先口服β-葡聚醣的豬隻症狀較輕微,DPI5,7,10達顯著差異


    IFN-γ濃度檢測 / NO濃度檢測:



    兩項檢測皆顯示事先口服啤酒酵母β-葡聚糖能在感染初期提升體內IFN-γ及NO濃度,並與呼應組織病理學的試驗結果,降低感染時的肺部病變。

      口服啤酒酵母β-葡聚糖在腸道的吸收率高[4],並能因此提高體內IFN-γ及NO濃度,提升感染時的免疫活性,改善臨床症狀的嚴重程度。期待未來能有更多分子機制的研究,有利於啤酒酵母β-葡聚糖在對抗流感病毒感染時的療程運用。

    5. 試驗結論:

      口服啤酒酵母β-葡聚糖在腸道的吸收率高[4],並能因此提高體內IFN-γ及NO濃度,提升感染時的免疫活性,改善臨床症狀的嚴重程度。期待未來能有更多分子機制的研究,有利於啤酒酵母β-葡聚糖在對抗流感病毒感染時的療程運用。


    ◎參考資料:
    [1] 腸道菌相 https://www.top1health.com/Article/30/58281?page=2
    [2] Manners, D. J., A. J. Masson, J. C. Patterson, H. Bjorndal, and B. Lindberg, 1973: The structure of a b-(1–6)-D-glucan from yeast cell walls. Biochem. J. 135, 31–36.
    [3] Ohno, N., Y. Egawa, T. Hashimoto, Y. Adachi, and T. Yadomae,1996: Effect of b-glucans on the nitric oxide synthesis by peritoneal macrophage in mice. Biol. Pharm. Bull. 19, 608–612.
    [4] Tsukada, C, H. Yokoyama, C. Miyaji, Y. Ishimoto, H. Kawamura, and T. Abo, 2003: Immunopotentiation of intraepithelial lymphocytes in the intestine by oral administrations of b-glucan. Cell. Immunol. 221, 1–5.